花臂姑娘。

她遗失了流浪的背囊。

黑,可以吸收光。
所以我曾喜欢夜,妄想它可以吞噬掉我所有的不堪。
那天,我如往常低着头细数过往的伤痛,却猛地被什么东西扯着头发,往后一拉。
那是团神秘的黑影,它不顾我的挣扎,迫使我看向前方:“猜!这回是谁逮住了你?”
“死。”我耸耸肩,毫不在意。
然而,听,那回音笑似银铃:”不是死,是爱!“
然后我看到黑的深渊里出现点点微弱的火星。
而你。紫袍加身的你,就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我,孤凄流浪的我。
我等着你把那火光鄙夷地踩灭。这样也好,还来一片黑寂。
可你只是迈着步子稳稳走来,解开禁锢着我周身,一环扣着一环的锁链。
你告诉我,你要和我一起盼着,盼着风把尘土扬起,吹活那将要殆尽的火焰。
”未来再不能描摹出我曾经的样本。“我曾这么想着。然后等待着回忆一遍遍揭开我的痂。
但当我最终转过身,看到的却是你。
那时,隐没在无尽哀叹中的枯枝沾上了新的晨露,疯狂地抽芽。
你执着我颤抖的手翻过眼前的一页,入眼的是全新的生命。
好吧,我爱上你了。
你问我是怎样地爱你?
那么,我告诉你——
我爱你,附上我终身的呼吸,微笑和泪水。
即便死亡来临,将我化成了一抔黄土,我仍将更加地爱你。

评论